类似怪现象

2018-08-18 03:42

一边是不该出的钱拼命往外送,一边是该挣的钱死活不肯收。2011年11月18日,武汉地铁运营有限公司广告项目招标,深圳报业集团地铁传媒有限公司报价高出3亿元却落标。乱花钱、抑或不挣钱,不过是公共采购中“人傻钱多派”的本色演出。反正要么是财政买单、要么是纳税人直接兜底。

高铁列车采购价令人咋舌,一个自动洗面器7.2395万元,一个色理石洗面台2.6万元,一个感应水阀1.28万元,一个卫生间纸巾盒1125元……最后组合成总价三四十万元的整体卫生间。这些产品均由官员们钦定的供应商提供。(2月20日《新世纪》周刊)

高贵的采购价格,如果是走的大牌路线,起码还落得个“价高质优”的托词,遗憾的是,很多成立不久、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商,却变成了垄断高铁某个零部件供应的供货商,“号称要用20年的产品刚下线就状况频发”。类似怪现象,似乎早就“司空见惯”。据新华社报道,配置、功能相同或类似的电脑等电子产品,被供货商贴上“专供政府采购”的标签后,销售给政府采购部门的价格就比市场同类产品价格高出数百上千元……这就是公共采购中的“明规则”。

高铁票价居高不下,最铿锵的逻辑就是成本经济学。市场零售价每延米3000元的色理石,最低还可打折到每延米2000元,吊诡的是,动车上每个2延米左右的洗面台购买价为2.6096万元,几乎是市价4倍以上。